12月10日

我这样安慰骗自己

    2006年11月13号11点28分,那一刻有人给我说:看到你一个人在他乡晚上忍受着因我而来的痛苦,我心里很不好受!唯一能做的只是抱抱你不知道要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用这条“过时”的短信支撑了过来,看着你那不忍的眼神我心生痛楚。     昨晚风好大,好冷,谢谢凝露的陪伴,我可以感觉到还有另外一双眼睛在陪伴着我。你们知道吗?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哭声是多么的心痛,可越心痛这哭声就越停不下,我趴在桥头 […]
12月9日

我做不到不爱你

         我想不到我还可以支撑到网吧,写下这些文字。          你所有的言语,我全部记着,决不会删除。你的所有影象我也记着,决不会删除。你所有的声音我也记着,决不删除。我将它们随身携带,因为这些是我生存的理由,虽然我在读这些言语的时候它们会让我心痛,虽然我听这些声音的时候我会心痛。       […]
12月6日

without you

          即将开始远航,临行时给自己送别,不说什么,就用这首音乐、歌词来为我送别,为我不弃的故事开始导航。明晚我就离去,会在某个凌晨到达某个有故事的小城,什么时候回来我不知道,等我知道回来的时候就自然回来。         旅途中的感受我会用手机随时登录夜色阑珊在本篇日记下面用评论发表,将会用到以下几个用户名发表评论:夜色*、羌笛*,其中*代表任意关键字。最 […]
12月5日

决定就决定了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所以我仍然选择了没有结果的等待。         辞职是我考虑一个星期的结果,尽管这份工作对我非常重要,可是你知道吗?以前这条下班的路上有你的讯息陪伴,可是现在那条下班的路却是如此的寂寞,面对那条路我心中只有心痛和寂寞,我支撑不了。         北京的风好大,以前下班时 […]
12月4日

我一无所有

2006年12月4号下午18.38分,我变得一无所有。 走出这里的时候心中全部是悲凉,我失去了所有。 2006年12月4号下午18.38分值得纪念,我人生第一次失去所有。 我想一个人,想到疯狂。 在失去了所有后我忍不住了,空空的。 在失去所有后我才知道心中剩下的只有你给的温存。 此刻我无法组织我的语言,就用这支离破碎的语言。 原来失去所有后我并不能离去,你留在我心中温存让我知道我还有你。 是的,还有你。 我看着你第一次给我发短信,又哭了。 此刻我只想抱着一个人。 音乐名: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夜色阑珊提醒您:请打开音箱 […]
12月1日

我已不能回头

        听说眼睛是没有感觉冷暖的神经的,所以眼睛不怕冷、不怕热。可是最近我常常感觉眼睛有点冷,尤其是北京深夜的风,会让我眼睛冷的掉泪。         于是我最近常常怀疑是不是我的眼睛和别人有点不同,会感知冷暖。         很多时候我会坐着静静的看着某个地方,1分钟、10分钟、100分钟R […]
11月29日

意义

今天突然想到,我已经没有了奋斗的意义了,于是想放弃一切,我已经4天半没有上班了,现在我知道了,我干嘛去上班、我干嘛是奋斗,我做这些为什么。 不想做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不动。
11月24日

我这辈子都不会走

        苦海,泛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爱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是快乐的。有人愿意快乐的爱着,有人愿意痛苦的爱着。我不知道该选择那种爱的方式,但我知道我现在的选择。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走。     &nbs […]
11月10日

我的深海

        嘿,我活在北京,一个人救了我。         我是在一种迷失灵魂的状态下来的北京,每天不知所措,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呆在一个地方不动,可以是一个小时,可以是半天。         然后我靠一个人的讯息活着,我就像一个快死的病人,这人就像是氧气,而这讯息就像是输氧管,不停的在为我输入生存的氧气,没 […]